哈维郡议会第112-2019号决议敦促该郡的学校系统实施一项计划,确保所有学校 “按社会经济因素整合,并在未来几年保持一体化。” 换句话说,郡议会成员Christiana Mercer Rigby的新闻稿说 – 我们的理事会决定把哈维郡的学校再次“解除种族隔离”。

郡议会无权控制学区重划进程。它试图影响这个过程似乎是一个空洞的姿态; 但这也是一个危险信号,这是基于收入和基于种族的重新划分的支持者试图绕过民主进程,根据他们作为自封的专家“知道”对我们所有人有益而作出决定。

在哈维郡, 出勤地区委员会(AAC)负有提供重新划分学区建议的责任。哈维郡教委6010政策管理该流程。在过去多年,6010政策一向要求AAC收集和评估公众意见。而在2019年2月,该政策改变成允许学监自己挑选委员会成员。这很大地限制了公众参与的渠道。

而且,学监Martirano选择的14个AAC成员里,有5个是郡长Calvin Ball 入职过渡团队的成员,包括郡长自己教会的牧师。 这就意味着AAC提供的建议是哈维郡民主党和郡长的意志, 完全忽视了可行性研究的计划(Feasibility Study)。它把社会主义运动放首位,把哈维郡的学生,家庭和社区放在末位。

通过这项决议,郡议会突然站到了广大哈维郡居民的对立面。哈维郡的很多居民是为了好学区搬来着。他们为了孩子能入读好的学校,把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投资在房产上面。学区无疑对房价的影响很大。

这种强制的整合,并没有证据表明它甚至可以帮助一个学生。相反,只有证据表明将成绩好的学生转移到表现不佳的学校,会让这些学校看起来平均成绩好了,这不是很简单的逻辑嘛。如果每个学生本身的成绩保持不变,对郡议会来说无所谓,因为他们只是想要这样的表面文章。

每个哈维郡的学校都有好老师。成绩高学校与成绩低学校之间的差异是父母。如果父母重视教育,并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来投入教育,孩子的成绩自然就好。

作为一个社区,我们需要帮助那些没有这些资源的父母和孩子,并向还没重视教育的父母来展示教育对下一代的好处。我们不需要侮辱他们,告诉他们送孩子去有色人种少的学校,能得到更好的教育。

我们呼吁县议会,县长和教委来证明他们仍然相信代议制的政府。做选民选出来的官员,他们应该考虑且代表选民的愿望和利益,而不是教导我们什么是道德,或一拍脑子就出一个政策。

哈维郡值得更好。